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十八章 内讧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四个人找了个小土坡,花雷花雨在背人的一面收拾鸡,花云花冰站在顶上放哨。鸡毛内脏全埋了,生了火堆,把鸡用大叶子包了埋下头。两人一轮换,吃了半只鸡。剩下的,把肉撕下来,骨头埋了,又把火堆也踢散了。才把冷下来的鸡肉塞怀里回了家。

    虽然味道不好,但也是肉啊,是肉就香,几个孩子很满足。

    花长念和万氏对着一条条的鸡肉不知道说什么好,不能交出去也只能自己吃了。你推我让的谁也舍不得吃。

    花云只好道:“再让下去,屋里都是鸡肉味儿,老太太肯定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顿时被针扎了似的跳起来,一阵张望。房门闭着呢,从窗棂子瞅。前院吵得正激烈呢,谁顾得上他们呀。呼了口气,也不敢再说啥,拉着孩子赶紧吃干净,又打开门窗散味儿。

    花雨含了口水,在嘴里转了好几圈,又去拔了葱叶子吃了两根。

    “我去前院打听打听。”

    李氏肯定正火着呢,万氏怕她被牵连,忙小声喊:“你别去啊,小心你祖母骂你。”

    花雨笑道:“我去找花香儿说话。”

    花香儿比她大两岁,以前还喊声姐呢,现在也直呼其名了,花长念睁只眼闭只眼。连祖母都变成老太太了,也别管什么堂姐了。

    花家的孙女,花云排一,十一岁。二房花香儿行二,十岁,行三的便是花雨,八岁。四姑娘是四房王氏的女儿花兰儿五岁,五姑娘便是五房方氏唯一的孩子花柔儿四岁,最小的六姑娘是三房梁氏的小女儿花红儿才三岁。

    花老头的孙子比孙女多。按房头过去,是大房的二郎花雷,八郎花冰。二房的大郎花顺风,三郎花顺水,七郎花顺安。三房的四郎花顺利,六郎花顺心。四房的五郎花顺齐。

    因此,花老头的孙子孙女加起来已经有十四人,蔚为壮观,而且这个人数还在持续增加中。别人不说,方氏可才生了一个,自己才二十左右。王氏也没大她几岁。

    当初花云听得这家里的人口时,嘴角那是止不住的抽啊。算算年龄,这里的女子竟然未成年就成亲生子了。身体发育成熟没啊?而且一过门就要生孩子,一个未成年养一串小未成年。这在末世是难以想象的。

    不过,末世环境恶劣,想生孩子想疯了也未必能怀上。哪是这里人动不动就能连生好几胎能想到的?

    花雨可是说了,村里多数人家都是跟花家一样的。

    花云当时感慨了句:“真能生。”

    万氏边上就叹了声:“不生咋的?小孩子不好立住啊。有个伤寒发热的,看不好就夭折了去。娘只庆幸你们身子骨结实,你祖母再苛刻,好歹咱家头上有瓦肚里有粮。隔壁村有个妇人生了八个折了五个,生的起养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花云惊悚了,这个时空不能生病啊。

    花雨找到花香儿给几根甜甜草,花香儿便转播的详细,她也是显摆自己能旁听。

    李氏气得肝疼。为啥?儿子反她了呗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她自找的。

    若是昨晚上,她没在方氏跟前止步,也把五房翻个底朝天。那仨儿子许不会想太多,只能自认倒霉,以后藏钱藏紧点儿。可惜啊,她偏偏只没搜五房。

    花长光几个当时就有了意见,碍于大半夜的没闹起来,也是为了哥三个互相通气。

    这不,李氏回屋说起私房银子。不管她如何咒骂儿子有私心,如何哭诉自己命苦,哥仨儿统一口径只认准一条:要么去把五房搜一遍,把他们私房银子搜出来;要么把搜走的钱还回来。都是一个爹妈生的,凭啥搞区别待遇?

    李氏还想按着私房钱要说法,谁知道人家仨只要个公平待遇。这下可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花长祖还喝凉水看热闹:“父母在不分家,小弟我从小读圣贤书,行磊落事,从来都是银钱上交,怎敢私藏?”

    以前大房在前院转悠,那就是他们的一致对外枪口,四个人没大冲突。现在可不一样。万氏早不来前院了,孩子也不往前凑,花长念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