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八章 蔡婆子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    花云示意花雷背起万氏,出了房门,却把他往大门口拽。

    花雷不解:“大妹,咱先把娘送回去,我去请郎中。”

    花云一边扯着他走,一边摇头:“没钱。”

    花雷没听明白,大妹手上劲儿真大,自己不由自主的就跟着她手走。

    上房的人没一个跟着出来看的,都稳坐着要吃饭呢。

    花云把万氏扶下平放到门口土路中间,左右一看,没人。想了想,拉过花雨指着她昨晚喊话时朝着的那户人家:“哭,喊,”指指自己的头,又指指万氏的:“说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花雨有些茫然,随即明白过来,扯着嗓子嚎了声:“娘,你这是咋了啊?你这被人打死了啊…你要我们怎么活啊…没娘的孩子要被人逼死了啊…”

    花云点点头,小姑娘这嗓子又尖又细,该有人听见了吧?

    可不就有人听见了,左右两户人家的大门都有响动。

    花雨再接再厉:“这是不让人活了啊,昨晚才把我姐砸了一头血,今早上就给我娘开了瓢,这是要逼死我们大房一家人啊…你们好狠的心呐…”

    看热闹的人还没过来,傻眼的万氏慌了,连忙扯住花雨,让她别再说:“快回家,娘没事。事情闹大了,爹娘没脸没关系,你们几个名声可就坏了,你哥要娶媳妇,你姐和你都要嫁人呢…”

    花雨一听,嚎的更大声了:“娘啊,你可千万别抛下我们不管啊…”

    万氏一急,血流的更快,还要再说。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万氏眼睛一缩,花雨一停。

    花云尴尬,自己不是大队长了。尽量放缓语气:“娘,你先睡会儿。”

    万氏眨眨眼,还真闭了嘴。

    花冰趴到她耳朵边,心疼道:“娘,你睡啊,天天起那么早,冰儿心疼。”

    万氏眼角一串泪掉下,听话的闭上眼,心里泄气道,反正都听见了,闹吧。

    这时,左右两户人家都围过来。一个嘴角有大黑痣的婆子,一边往花家里头瞟,一边满脸遮掩不住兴奋的问:“小花雨,这是咋了?以前你家都是关上门打媳妇,这次怎么打出来了?被李婆子赶出来了?”

    昨晚,花雨就是想让这婆子听见吧?听她开口就知道她和李氏不合。

    花雨哭道:“谁知道咋回事?我娘好好给他们一家子做饭,正摆着饭呢,小姑一碗粥就砸了来,我娘就被砸昏过去。这会儿还没醒呢。”

    万氏紧张的在袖子里握紧了拳头,雨儿这样说,婆婆不得打死她?

    婆子眼睛一闪:“哟,是你小姑啊?昨夜里,我怎么恍惚听着你小姑把你姐也砸破了头?哟,花云这脑袋,还真的破了哟。怎么下得去狠手?”

    花云脑袋上缠了几圈布条,外面渗着一大块血迹,让人看着发慌。

    花雷不好学小姑娘哭,就红着眼满腹委屈道:“昨天,我们合力打了头受伤的小野猪回来。”说大妹自己打的,指定没人信:“祖母让娘收拾了大半天,晚上娘都做了出来。祖母先前让我们大房自己吃自己,不让进上房吃饭。我娘把野猪肉全做了,祖母让都端进上房。大妹求着吃一口,哪知肉到嘴里,小姑就拿碗摔她…”

    又有人加入看热闹的人群,听到这七嘴八舌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哎,那野猪我瞧见了。就昨儿,花雷背着花云,和小花雨小花冰一起拖回来的。这四个孩子运气好啊,也命大。”说的人不由吞了口口水,一整头猪啊,这时节粮食都不多了,谁家买肉吃?要不是熟悉花老头一家为人,他都想去蹭一口。

    “是哟。怎么那么一大头野猪,都没得大房几个孩子一口哦?”

    “切,这还用问吗?没听见是李氏那老婆子发话吗?这事啊,在花家不新鲜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花老头咋当的家?都是自己的骨血啊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